純直且毫無懸念的末日不倫戀

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。

今天一森再度跟大家分享一段文學中的虛構不倫戀情,文章是這樣寫的:

「攝影家,你怎麼不想探尋著進入我生命的最深處呢?」哦,我當然想。……
真的,我從來沒想到會接觸小惠。……當我埋入她的髮茨時,她迅速地把我捲入她優雅的腋窩中。……我記得在搖椅上吻她時,月亮出來了。照在岬角的波光上,我彷彿覺得我們的肉體一如波光,成為一片金黃色。

這一段細膩動人又帶著曖昧情慾氣氛的描寫後
緊接著下一頁
就出現這個:

應不應該幫忙小惠去向李可然要那張離婚同意書呢?

從前後邏輯看起來,毫無疑問是一場不倫戀,出自宋澤萊的《廢墟台灣》
是一部描寫布廊島末日降臨前的細膩愛情故事
當然
一森相信
不論讀過沒有,很多人會把《廢墟台灣》當成一部充滿諷刺的未來末日寓言
但換個角度敞開心胸
也能看到一段從不倫轉正
卻又被環境拆散的曲折淒美愛情故事

誰說布廊島上的文學總是太嚴肅只說些人生/種族/文化/正義的硬道理?
納博科夫老前輩說得好
文學是自成格局的一門藝術
欣賞它最好的方式就是投身進作品獨一無二的宇宙中
雅俗共賞難道不好嗎?

文字節自
#宋澤萊《廢墟台灣》
#前衛出版社
#不倫戀
#末日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