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《月嗥》中懸疑但確鑿的不倫臨床證據

E_0006

應一森的朋友期許
今天暫且跳過《月印》的美學臨床分析
先來分享郭松棻的另一部不倫小說《月嗥》
這是個利用倒敘手法表現的懸疑不倫故事
懸疑加上不倫
簡直就是美利堅合眾國才會出產的賣座電影啊
布廊島也是有這種雅俗共賞的好小說
但已經失寵很久就是了
因為以表現出
「看不懂才叫文學 或反過來文學就是要看不懂」為症狀的腦部病變
自從2000年在布廊島開始爆發以來就勢不可擋
成為遍及全島的地方性流行病
至今還沒有任何療法

說回頭
《月嗥》是這樣一個故事:
沒有名字的女主角「夫人」死了丈夫
在靈堂停屍處表現得異常悲慟
甚至冒著在大熱天讓丈夫屍體爛掉的風險也要多看他幾眼
停屍間的員工以為夫人只是難忍喪夫之痛
但不是
謎底解開

什麼?謎底到底是什麼?
由於這是個把樂趣建立在懸疑之上的不倫婚姻故事
因此一森就不好劇透到底
畢竟我們的生活已經有太多可以預知結局的俗爛劇場
例如某長阿珠絕無請辭打算
聰明的朋友們一定都已經知道結局怎麼演
也一定清楚這是屬於文學層次的高級雙重否定用法
把「絕對不可能會絕無請辭打算」之類的詞句簡化到極致
因此
一森留給大家一點真實生活外的驚喜
一起來挖掘不倫婚的臨床證據在哪裡吧
文學是虛構
但卻反映我們人生中的真實感情
而不是玩弄我們透明清澈又易碎的心攸

給大家一點提示
《月嗥》的懸疑表現在兩個臨床症狀上
一是出現多達5次的「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」
二是同樣重複5次的「他們的夫妻生活早該結束在那海港」

是不是更想解開這懸疑的不倫之謎了呢?

#不倫
#懸疑
#郭松棻
#文學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