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誰說島在流膿? 從〈臨床講義〉到島嶼末日不倫戀

Ethan_0001

大家好
我是一森
住在布廊島上

一森從小的志願是當個醫生
但是沒有執照
所以沒辦法在這裡行醫
寫一些調劑身心的東西倒無所謂
幫一座島做臨床觀察也算不上醫療行為
不會被布廊島上的萬惡政府抓去關

今天跟大家分享布廊島擷頭取尾的極簡短病史

首先是抗日志士蔣渭水在1921年發表的《臨床講義》
這前輩可是位有牌的醫師喔
他對島的臨床觀察是:
「最初診察患者時,以其頭較身大,理應富於思考力,但以二、三常識問題試加詢問,其回答卻不得要領,可想像患者是個低能兒……聞及稍微深入的哲學、數學、科學及世界大勢,便目暈頭痛。」
主要症狀包括:
「道德頹廢,人心澆漓,物慾旺盛,精神生活貧瘠,風俗醜陋,迷信深固,頑迷不悟,枉顧衛生,智慮淺薄,不知永久大計,只圖眼前小利,墮落怠惰,腐敗、卑屈、怠慢、虛榮、寡廉鮮恥、四肢倦怠、惰氣滿滿、意氣消沉,了無生氣。」
簡直就是病歪歪慘兮兮

到了1985年
宋澤萊用《廢墟台灣》幫患者評估預後:
「……2005年,島嶼失去了和世界的聯繫,因為島嶼拒絕和任何國家做公開的往來……它忽然地在國際中消失了……2010年有一個消息傳來,說那個島在一夕之間毀滅了……」
評估報告的最後阿爾伯特先生還說:「就第三世界來說,這個島是第一個變成廢墟的島,我們有義務因著這種不幸而警告任何國家。」

簡直是在宣判島的末日

不過
就跟蔣渭水認為患者還有救還開出處方一樣
宋澤萊也幫它留下末日光彩:
「我記得在搖椅上吻她時,月亮出來了。照在岬角的波光上,我彷彿覺得我們的肉體一如波光,成為一片金黃色。」
這段文字的後面接著:「應不應該幫忙小惠去向李可然要那張離婚同意書呢?」
是不是非常浪漫呢?
但從邏輯上看起來 顯然男女主角肉體化成一片金黃色的戀情
是段不倫戀啊!
當然,後來女主角順利跟前夫離婚,跟男主角再婚還懷孕了
真是可喜可賀

真實世界裡
布廊島的末日當然還沒有到啦
不然一森怎麼還能在島上寫字呢
納博科夫曾說:
「文學是創造,小說是虛構。說某一篇小說是真人真事,這簡直是污辱了藝術,也污辱了真實。」

文學作品可以透過藝術傳遞真實情感才是最重要的
如果還能當處方讓布廊島不再流膿
就是最美好的真實

貼心提醒各位讀者
如果身體哪個地方化膿
一定要去看有牌的醫生喔!

發表迴響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